开云体育官方网站入口

从牛头原到秦巴山区

陈永笛

我爸兄弟姐妹八人,他排行第三。小时候最怵的人是我二爸,原因也简单,我二爸是军人,常年在外地履职,一年到头见不了一面,加之平素又不苟言笑,无形中便有了神秘感。小孩子对这样的人物,心里的敬畏之情自然会多增加几分。

每年寒暑假,琪哥回东马村,总是在还没有玩尽兴的时候就被我二爸强行叫回城里做作业。所以对于我二爸,我是能避就避,实在避不过,就乖乖地少言寡语。真的做了什么大人眼中危险的事,诸如去铁沟水库钓鱼摸虾之类,我必须提前逃之夭夭。

我爸后来常说起他和二爸之间小时候的趣事。或是过年争着放鞭炮而在除夕夜前引燃惹得我爷生气,或是下地放牛时牛跑到北沟吃村民庄稼。悄悄地,二爸的形象也就变了,乃至有时看到我二爸,总是把眼前这个军人气质轩昂、做事有板有眼、时间观念第一的人和我爸讲的他二哥的那些事联系不起来。

我二爸和我爸都是下堡障初中的“小三届”,那几年生活的艰难困苦,“实不足为外人道也”。我爷我婆是明理之人,孩子虽多,但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却做到了尽其所能,没有错过孩子的成长。

2022年7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新书《故乡心声集》,全书主要分为“桑梓诗韵”“军旅情怀”两部分,作者便是我二爸。全书共选录一百多篇文章,二爸用真挚、真诚的文字,平实、淳朴的语言,带领我们走进了遥远的牛头原和火热的秦巴军营,这两个他出生和成长最重要地方的故事。翻开书,扑面而来的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情有义、有苦有甜,有沙场秋点兵、有拉歌冲云霄,有汗滴禾下土、有东马精气神。

在二爸的回忆中,东马村早已逝去的无量庙、狼神庙又栩栩如生,近乎失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香麦草”锣鼓又震耳欲聋。他心中的东马村是精神焕发的,烟火气、文化气、和合气,诸气交织。他笔下的军营是激情满怀的,官兵情、战友情、军地情,情情交融。二爸的胸中有山河远阔,有善良正义。所以秦晋豫三省交界处的小村东马,秦巴山区深处的安康、岚皋在他眼中才会如此迷人,如此难忘。

我和五爸聊天时说,二爸写东马的许多诗篇可以录入《东马村志》。因为他的军人作风,他的求真求细,书中每写到相关文物遗址,写到几十年前有关场景在场人物,他都会作实地考察或从史料中印证或核实相关健在人员。这也就不难理解撰写独立连连史的人,也会和他求证有关事项。

二爸笔下,一个时代的画卷徐徐展开,“扫盲岗”“忆母亲纺线线”“印象东马馍”“激情快乐的手球赛”“咏安康军民抗洪救灾”“荣光的你,独立连”……循着这些文字,我像一个穿越者,走在东马的大街小巷,看她的前生来世;又像一个旁观者,看岚水茵蕴、秦巴傲立。他写出了多少年少无忧、青春年华,道出了多少农家艰辛,亲情友情呀。他丰富的业余生活也展现了,拉手风琴、作曲,手球、篮球、乒乓球,样样可圈可点。

这样的二爸,才是全面的。忽而觉得,小时候的我是误解了二爸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