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体育官方网站入口

爱国名将杨虎城

杨虎城(1893~1949年),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出生于蒲城县孙镇甘北村。他幼年家贫,仅在本村私塾读书两年。到了十三岁,在孙镇一家小饭铺当童工。十五岁时,父亲杨怀福因受仇家陷害,被清政府以绞刑处死于西安。清宣统元年(1909年)八月十五日,村民自发组织中秋会,以打富济贫、扶弱抑强为宗旨,杨虎城为首领之一。宣统三年(1911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爆发。杨虎城率领中秋会一部分人参加了秦陇复汉军。后因部队上层变质,杨虎城离开部队,回到家乡。1914年秋,杨虎城杀死恶霸李桢,从此在当地名声大震,后受编为蒲城东乡民团,任团长。

参加靖国军

1915年袁世凯复辟称帝,东乡民团参加讨袁运动,后编为陕西护国军第三混成团第一营,杨虎城任营长。两年后,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陕西省于右任、井勿幕建立了靖国军,响应护法。杨虎城率部参加了靖国军,初为左翼第五游击支队,不久改编为第三路第一支队,移驻于临潼栎阳镇。

1918年4月,陕西督军陈树藩企图围歼靖国军,倾其大部兵力,由渭南县(今渭南市临渭区)故市镇向西进攻,意图冲破临潼县的关山、相桥一线,直趋靖国军中心三原、高陵。杨虎城部队以不满千人,在关山东北的界方与陈树藩部一万余人鏖战六昼夜,虽伤亡过半,但终于遏制了陈树藩部的进攻。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皖系段祺瑞垮台,以曹锟、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取而代之。吴佩孚派第二十师师长阎相文为陕西督军,取代了陈树藩。直系对靖国军采取了分化与收编政策。此时广州的革命政府受到挫折,靖国军也因连年作战,疲惫不堪,因而大部分接受了直系改编。曹锟、吴佩孚派参议武叔斌找杨虎城谈判,欲编杨虎城部为一独立旅,归吴佩孚直接指挥,杨虎城拒绝了。原靖国军胡景翼、曹世英也先后派童蒲生、王子中劝杨虎城受编,杨虎城又以“保全革命人格”,“人各有志,各行其是”而婉拒之。

1922年春,杨虎城派参谋韩望尘去淳化请于右任来武功,共谋恢复靖国军。3月,杨虎城亲迎于右任到武功,遂组成陕西靖国军总司令行营,杨虎城为第三路司令。4月21日,杨虎城率部东进,22日一举攻占马嵬,全歼直军阎治堂师两个营。阎治堂以二十师为主力,加上郭金榜的第二旅和镇嵩军柴云升部共约三万人,大举进犯武功。杨虎城部在武功以东大王店与之激战二十多天,虽迭获胜利,终因众寡悬殊,孤军应战,伤亡过重,经于右任提出“为了保存一点西北革命种子”,遂决定向凤翔方面转移。同年夏,在凤翔县田家庄同于右任商定:一方面护送于右任,由甘肃南部经四川去找孙中山;一方面由杨虎城率部向陕北进发,依托井岳秀部,保存实力。

杨虎城部由凤翔到陕北,沿途多次遇到直系军堵截。到麟游县,遇甘军陆洪涛部,打了一仗;折由乾州出山到醴泉(今礼泉)县的甘河,遇袁建吾率兵阻击,打败了袁军;到泾阳县遇原靖国军的田玉洁部拦阻,又打了一仗,方到三原县大程镇。其所以走迂回路线,是因原驻临潼雨金镇的靖国军第三路甄士任、马青苑部,要求杨虎城部队到大程镇,愿随同开往陕北。及杨部抵达时,甄士仁、马青苑已接受直军改编。杨虎城部遂折而向北,过蒲城荆姚镇时,又遇原靖国军冯子明部队拦阻,经过战斗歼灭了这支部队。再北进过白水县境,争取原靖国军第五路司令高峻(字峰五)的合作,因高峻已受直军改编而罢。至此,争取友军已无希望,遂率部队继续北进。在洛川又受到田维勤部的阻击,同时驻蒲城的缑保杰及镇嵩军憨玉琨又尾随追击,经两面激战后,才摆脱直系军,进入陕北镇守使井岳秀所管辖的延安。

杨虎城率部队到达延安后,派参谋长蒙发源去榆林和井岳秀联系,遂决定将部队改编为陕北镇守使署暂编步兵团,以副司令李德升为团长,下编三个营,分驻定边、靖边、横山、延安、延川等地。杨虎城暂时脱离部队,住在榆林。在榆林期间,他认识了榆林中学校长杜斌丞,通过杜斌丞结识了魏野畴,魏是陕西共产党组织创始人之一。杨虎城和魏野畴的结识是他和共产党人最早的接触。他开始总结自己遇到挫折的原因,并对中国革命的前途有了初步的认识。杨虎城和杜斌丞、魏野畴的结合,对他的一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那时起,杜斌丞一直是参与杨虎城决策的重要人物。

1924年1月,杨虎城派代表去广州,由孙中山介绍加入了国民党。这年冬,杨虎城以陕北国民军前敌总指挥名义,率部南下,回师关中,与刘镇华的镇嵩军及麻振武部在渭北作战,迭获胜利。次年,杨虎城部编为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杨任师长。7月,他在耀县创办了三民军官学校,招收一批青年,并抽调部队中的青年进行培训。以魏野畴为校政治部主任,同时聘请其他共产党员任教官。

镇守西安

1926年直奉军联合向国民军发动进攻,吴佩孚委刘镇华为“讨贼联军陕甘军总司令”,率镇嵩军十万人由豫西经潼关长驱直入。4月初,兵临西安城下。西安守军是陕西军务督办李虎臣所属国民军第二军第十师的部分兵力和卫定一国民二军第十二混成旅的两个团,兵力共计不到五千人。李虎臣向驻守三原的杨虎城求援,杨虎城率领第三军三师于4月18日由三原到达西安。5月15日,镇嵩军占领三桥镇,西安遂陷入四面包围之中。5月19日城内召开了各方将领联席会议,经杨虎城提议,决定取消国民军二、三军名称,统称陕军,以李虎臣为陕军总司令兼第一师师长,杨虎城为副总司令兼第三师师长。在防守上采取分区防守,杨军防区为东城、北城和东关、北关及城关以外之村落,这正是刘镇华围城以后进攻的主战场。

6月上旬,刘镇华为了断绝西安城粮源,纵火烧麦,使白昼浓烟蔽空,入夜火光遍野,燃烧五六天,焚烧麦田十多万亩。杨虎城组织城内守军乘夜不时出击。刘镇华又强征各县百姓,掘宽深均为一丈的长堑,欲困死城中军民。之后,刘镇华先利用张益谦与李虎臣的关系去调解,制造“和平”解决的气氛,失败之后,吴佩孚又派飞机向城内广撒传单,悬赏十万元,取李、杨二人的首级,也未得逞。

刘镇华围城数月,十分焦急,便挖地道偷袭东稍门,用棺材装火药轰塌城墙数丈,乘势猛攻,但遭到杨虎城守军顽强抵抗。他又调来工兵,掘隧道,企图穿过护城河,直进城内,被杨虎城守军发觉并掘鸿沟防备。之后,他又调王世五部,从城东北角架云梯仰攻。结果,又遭守军重创,从此不敢强攻。

9月以后,城内粮食日渐缺乏,许多居民断炊,以油渣、谷糠、野草为食。到了11月,居民将能吃的东西都已吃尽,兵士也不得不杀马充饥,城内发生了军民争食现象。加上冬雪早降,冻饿而死者达五万多人。一些人趁机散布悲观论调,并鼓吹“和平”解决,实则暗通刘军,动摇人心。杨虎城为稳定人心枪毙了一个领头者,号召官兵坚持到底,并声泪俱下地说:“如若失败,城破之日,我即自戕于钟楼下,以谢陕人。”听者无不感动,从而守城之志更坚。

正当守城将士最艰难的时候,国内形势发生变化,北伐军打得吴佩孚节节败退。冯玉祥、于右任自苏联归来,在绥远省五原县誓师,组成国民军联军,从宁夏经甘肃入陕,向西安逼近。刘镇华见大势已去,于11月27日晚率部撤围,退出潼关。28日,坚持了八个月的守城之战胜利结束。

主持陕政

1927年2月,杨虎城在西安就任国民军第十路总司令,不久改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十军军长,随冯玉祥出潼关东征,占领洛阳、郑州、开封后,在陇海路东段归德(商丘)徐州间和直鲁联军徐源泉、褚玉璞、孙殿英、张敬尧等八个军作战,但终以兵力悬殊,伤亡过重而转向太和县一带修整。大革命失败后,杨虎城仍秘密起用共产党员,并保护了一些已暴露的共产党人。

1929年,蒋介石与冯玉祥之间发生矛盾,杨虎城脱离冯玉祥,将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十四师,接受蒋介石的指挥,率部从山东到河南南阳,兼任南阳守备司令,以狙击由陕西商洛东进的冯玉祥军刘汝明部。12月初,唐生智与阎锡山、冯玉祥合作反蒋,称“护党救国军”。是月下旬,唐生智集军于驻马店,向确山进攻。杨虎城率部于次年1月1日攻克驻马店,唐生智部溃败。3月,新编十四师改编为陆军第十七师。5月,蒋介石、阎锡山、冯玉祥中原大战爆发,杨虎城率部由南阳向洛阳挺进,先后扩编为第七军及讨逆军第十七路军,杨任军长及总指挥等职,一路追击冯玉祥军,于11月到达西安。

杨虎城同蒋介石合作打垮冯玉祥、阎锡山后,被南京政府任命为陕西省政府主席。他在主持陕政前后,重视教育和水利事业,政绩显著。在抓教育方面,主要做了五件事。一是实行教育经费独立。当时民穷财困,省财政收入每年最多一千二百万元。他压缩军费,拨出专款作为教育基金,由教育界人士组成教育基金保管委员会,专款专用。使教育工作者的生活得到保障,改变了辛亥以后二十年教职员工工资七折八扣长期拖欠的情况。二是扩充省立各中等学校学生名额,任用进步青年中的知识分子担任校长,把过去教育界的一批人有计划地安排到行政部门,以避免新旧力量的矛盾或发生学潮。三是提倡学术自由。让各种学术(包括马克思、列宁的学说)都可以公开讲授。对多年连上海《申报》和《东方杂志》都不敢看的陕西知识分子来说,是一次思想解放。四是资助进步青年出国留学。在日本的有王炳南、袁若愚、李敷仁、李子健、刘佛吾,在德国的有郭则沉、江隆基、韩鲁,在法国的有潘自力,在英国的有原政庭、蒲克敏、亢心栽等。有些人如王炳南、江隆基、潘自力等,他知道是共产党员,仍信任不疑。这些进步青年,有许多后来成为他的重要部属。五是创办尧山中学。1933年他被蒋介石撤去陕西省政府主席职务,无权过问地方教育以后,自己出资在故乡蒲城县创办了尧山中学。尧山中学近百年间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在抓水利建设方面,杨虎城任用全国闻名的水利专家李仪祉为建设厅长。当时李仪祉任导淮委员,兼工务处处长,还兼任浙江省建设厅顾问。杨虎城多方争取,李才就任新职。随后即着手起草泾惠渠工程计划。工程资金除由省政府拨出水利建设专款以外,并请当时的华洋义赈会合作解决。整个工程历时两年,建成后可灌田五十万亩,后经扩充,达到七十万亩。接着,又建成了洛惠渠工程,可灌田五十余万亩。另外,还有渭惠渠等六项工程,有的建成受益,有的进行了设计。

发动西安事变

1936年,杨虎城在西安秘密会见了中共代表汪锋。他对中共中央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十分赞成。当时,蒋介石对侵华日军视而不见,却精心安排对红军进行第六次“围剿”。蒋介石由各地向西安调来精锐部队二百六十个团约三十万人,扩大了飞机场,集中了一百多架从意大利购进的新式飞机,准备对红军展开全面进攻。蒋介石于12月4日来到西安,连日召见张学良、杨虎城及其所属军长、师长等高级将领,并举行宴会,进行了多次训话。张学良、杨虎城分别对蒋做过委曲婉转的劝告,蒋介石极其厌烦。12月10日,张最后一次对蒋介石进行劝告。蒋介石一见张学良,就表示不愉快,特别对张学良在十里铺对学生的讲话极端不满。蒋介石对张学良拍案谩骂之后,走进内室。张学良回来把情况告诉杨虎城,让杨虎城再去一次。杨虎城见蒋介石依然如故,丝毫没有改变,回来后和张学良交换意见,认为劝告乃至苦谏、哭谏等办法都已无济于事,惟一的办法,只有兵谏。

张学良、杨虎城随即作了具体布置:东北军负责包围华清池捉蒋介石以及西安至临潼间的警戒;十七路军负责西安市内和陇海路西安车站、西郊飞机场以及解除中央宪兵、特务、警察、中央军驻上述地区部队武装,扣留飞机,扣留住在西京招待所及散居各处的南京军政大员。12月11日晚,张学良、杨虎城部队分别到达指定地点。夜12时以后,张学良和他的高级将领都来到新城杨虎城的住所,指挥整个行动。

临潼方面的东北军由刘多荃、白凤翔指挥,卫队团孙铭九部执行捉蒋任务。以华清池为中心,设置包围圈。捉蒋部队事前已弄清华清池的道路、建筑情况以及蒋介石和卫士的住所。孙铭九部趁天未亮摸进华清池,因被蒋介石的卫士发现,遂开枪还击。蒋介石的卫士队闻枪声正在集合中,就被轻机枪扫射而死。蒋的侍从室主任钱大钧这时也被打伤足部。

蒋介石听见枪声,仓皇失措,没有顾得穿衣服就向外跑。他从房子的东边,经人帮扶翻过围墙,跌入一个坑里,摔伤了腰部,还掉了一只鞋。他爬起来再跑,恰巧遇见一个随员,便让这个随员背起来向东南方向的山上跑去,跑到相距约五百米处的虎畔石后边藏起来。

捉蒋介石的部队,进入寝室,没有见人,但是衣服还在,被子尚存余温,茶几上一个杯子里还泡着一副假牙齿,证明蒋确实是在这里睡的。张学良、杨虎城正听各方面的报告,白凤翔的电话来了,说完全占领了华清池,没有找见蒋介石。这使张、杨感到愕然,沉默了一刹那之后,张学良命令白凤翔查汽车。一会儿,白凤翔报告:“汽车一个不少,蒋介石的座车也在。”杨虎城说:“据我判断他跑不了,扩大搜索圈,继续查找。”士兵搜查到虎畔石附近,找到了藏身于此的蒋介石,白凤翔和孙铭九走上前去看见蒋介石只穿一件睡衣,一只鞋,蜷伏在虎畔石后面,面色苍白,全身哆嗦。叫蒋介石起来跟着走,蒋介石初疑是红军,因问“你们是哪一部分军队?”白凤翔、孙铭九回答:“是东北军。”蒋介石不愿走。白凤翔脱下自己的皮大衣给蒋披上,由孙铭九背下山来。走到汽车边,让蒋介石上车,蒋死也不肯上。白凤翔、孙铭九勉强把他塞进车内。

捉住蒋介石之后,张学良、杨虎城提出“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等八项主张,通报全国。随后,打电报给中共中央,请派代表到西安共商大计。15日,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中央代表团(包括叶剑英、秦邦宪、李克农)由保安(今志丹)县出发到延安,乘西安派来的飞机于16日下午到达西安。

周恩来到西安后,向张学良、杨虎城提出了中共中央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参与了对蒋介石的谈判。接着,红军南下,进驻西安附近的泾阳、三原、淳化、咸阳,红十五军团驻西安东南地区的蓝田,在军事上支援了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并为抗击何应钦的讨伐做好了战斗准备。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迫使蒋介石停止内战,实现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回国遇害

蒋介石回到南京后,背信弃义,扣留了送他回南京的张学良,将驻陕甘的东北军调往江苏、安徽、河南等地,隶属于几个系统。然后又迫使杨虎城出国考察,实则将他流放国外。1937年6月29日,杨虎城偕同夫人谢葆真及次子拯中、随员等,乘胡佛总统轮离开上海,先后经过日本神户、横滨,前往美国。途中获悉卢沟桥事变消息,曾电告宋子文,要求回国抗日,遭拒绝。7月14日抵旧金山,除略事参观外,应华侨抗日会邀请,进行抗日讲演。28日由旧金山乘飞机经芝加哥、华盛顿,30日到纽约。8月4日离纽约赴伦敦,再到巴黎。在巴黎期间,杨虎城先后参加了许多宣传抗日的活动。他参加了旅法侨胞抗日宣传大会、旅法华商抵制日货大会,发表抗日讲演。参加了当时正在巴黎举行的反法西斯人民阵线运动的活动,参加了旅欧抗联代表会及“九一八”六周年大会、法国和平会议代表会。还参加伦敦西区援助中国大会及英国左翼书物会等援华团体宣传募捐大会。曾应伦敦大学邀请讲中国抗日问题。

杨虎城在欧洲期间,曾多次发电报要求回国参加抗战,蒋介石对杨虎城请求回国电报均置之不理。杨虎城不得已,遂电宋子文询问。宋子文的复电云:“兹值全国抗战,各方同志均纷纷集合,共赴国难,兄虽未奉电召,弟意宜自动回国”等语。杨虎城遂决定回国。对杨虎城回国问题,周围人曾有过不同意见。主要从杨虎城的个人安全方面考虑,理由是:几次打电报给蒋介石,均未得到答复。特别是战争已全面爆发,而张学良仍没有出山,足见蒋介石对西安事变的仇恨并未消除。对张学良如此,对杨虎城仇恨更深。如此回国,恐有不妥。他的答复是:“宁使蒋介石负我,不能使我负国家民族,个人利害,在所不计。”

10月29日杨虎城乘法轮“哲利波”号离开马赛,随行的除他的家属随员外,还有旅欧抗联等团体代表章文晋、陈柱天、李星可、陆宗华、刘文华、张铁生、秦丰川等人。船经新加坡、西贡等地,于11月26日到达香港,戴笠所派的特务蒋国光、谢瀛洲、杨彬、戴德抚到码头“欢迎”。11月30日在特务监视之下,他离港飞往武汉。到汉口拜会于右任,谈话约三小时。正准备吃饭间,特务报告说:蒋介石要在南昌接见他。他到南昌并未见到蒋介石,而是被囚起来。从此遭到囚禁,与世隔绝,历时十二年之久。最初他被囚在南昌,次年移湖南长沙,不久又移至湖南益阳。后又移至贵州息峰之玄天洞。八年后移至重庆渣滓洞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之杨家山。1949年2月在解放大军淮海战役胜利之后,又移至贵阳黔灵山麒麟阁。1949年8月蒋介石逃往台湾,以后又折返重庆,亲自主持对西南地区破坏时,布置了杀害杨虎城的计划。为秘密起见,又把杨虎城由贵州迁回重庆中美合作所,于9月17日晚11时杀害,时年五十六岁。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第二野战军就着手调查杨虎城的下落。从当时在渣滓洞站岗放哨的十一名特务警察中,了解到一些线索,于12月1日发现了遗体。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闻讯后,于12月16日分别向杨虎城家属发出唁电。1950年1月15日上午11时在重庆中华青年馆举行隆重追悼会。16日下午2时25分,杨虎城的忠骸及随同死难诸人的灵柩由重庆转运陕西。

杨虎城坚持抗日,反对内战,发动了“西安事变”,推动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对国家民族做出了杰出贡献,他的人生事迹被载入史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时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供稿:市地志办 编辑:李军 亢欣)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